开坑三千,年更五十

开坑三千,年更五十

 
   

【方王】陌生的熟悉的你的身影/工作探班

陌生的熟悉的你的身影/工作探班(大盘鸡梗)

意识流注意!!!

记忆里有一个人,一大一小的双眼常常被人嘲笑,那样性格古怪的一个人,十分喜欢吃大盘鸡——

方士谦站在街口仰望,不远处的大厦三楼一个熟悉的窗口亮着微弱的光。
第一年回到B市,周围事物变迁颇大,却还能从其中找到些当年的影子。这位上过两次全明星并拥有许多粉丝的治疗之神,在退役后被建议移居T市;直到几年过去,荣耀开了十一区,等级上限提到75,全明星也都由后辈接替,他才暗搓搓的搬了回来,安静地,没有告诉任何人。
回到B市的方士谦在离微草三个街道的地方找了份工作。他在一家新疆餐馆打工,从餐馆阳台可以望到微草俱乐部的大楼。这是家略怪异的餐馆,息业时间为凌晨4点到早上10点,并且还有外卖服务。方士谦的工作就是在晚上8点到凌晨3点这个时间段内送外卖,原因实在是有些令人啼笑皆非。他本是抱着对大盘鸡的怀念来这店打工的,没想到老板看到那双职业选手保养地很好的手,居然不舍得让他切菜洗盘子。
方士谦不缺什么,多年职业生涯使他存款宽裕,至少过生活没有什么问题。但他就是想赖在那餐馆里,或者骑着电瓶车在附近徘徊,并不是奢望遇到谁。
想去见的话,直接敲开微草大门就好了。
然而天意弄人,就在十分钟前,他收到了一个外卖电话,地址就是现在仰望着的那栋大楼。

通宵复盘是王杰希今天的计划。
这个赛季微草的发挥还算稳定,但不能说出色,特别在与轮回比赛失利后,王杰希更是深深地体会到自家战队的弱点。说平庸也不至于,但总离成功就差那么一点。为找出解决之道,这位微草队长已经连续三天没有睡踏实过了。
到深夜12点多时,王杰希意外地感到了饿意。此时微草众人都沉浸在梦乡中,食堂大妈自然早已下班回家了,他只能拿出外卖单,看看还能买些什么。
然后那双大小不一的眼睛定格在大盘鸡三个字上。

外卖送达时,王杰希正觉得右眼皮子生疼,本来就不大的眼睛近乎耷拉起来。他没有意识到外卖电话里的声音是多么熟悉。他的体力似乎有些透支了,以至于都没有看见把大盘鸡递给他的方士谦的脸,而是付完钱,整个人向后一仰,晕了过去。
这下手伸到一半的方士谦傻眼了。
"大眼...大眼你醒醒?"
王杰希没有醒,他沉沉地睡着了。

王杰希再次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下午,窗外金灿灿的阳光斜射入窗口,正好照在他脸上。
"哟,醒了?"
有人从背后给他递杯水,他迷迷糊糊地接过,坐起身把水喝了,才转头看见那人是谁。
"方......"
"嘘——不要告诉别人呐,小队长。"
方士谦用多年以前的称呼唤他,让王杰希以为他才19岁,刚拿了一个冠军的那个年纪。
一瞬间他以为后来的几年都是梦。
蓝雨夺冠是梦,方士谦和邓复升的离开是梦,转型是梦,高英杰是梦,叶修退役又复出是梦,一人战队轮回——也是梦。
微草应该活在巅峰期的。
但那时的王杰希是微草队长却不是微草成员的队长,就像他现在是魔道学者却不是当年的魔术师一样。
王杰希,一直到第十赛季的职业生涯,都真正发生过,不是梦。
他在心底默默地又确认了一遍。
"你在想什么呢?大眼。"
方士谦盯着那双大小眼,看里间的神色从惊讶转换为疑惑,而后变回平静,忍不住问起来。
"没什么,想到点往事。"
"哦?"方士谦淡淡的笑了,"正好我也想到点往事,所以偷偷来看你了。

王杰希起床后在房间里的餐桌前坐下,望着桌上的盘子。
"这是...?"
"你昨晚点的大盘鸡,外送服务,忘了么?"
确实,盘子里是一份鸡肉,还冒着腾腾热气。
"食堂的李妈还在啊...我去热菜的时候有吓到呢。"仿佛是提前知道了王杰希的疑惑,方士谦直接自言自语地说。
"...谢谢。"
王杰希将手伸向筷子,却被对方抢先了一步
"要谢我?"
点头。
"那让我喂你吃,大眼。"
魔术师听完皱起他的眉头。

微草的小魔术师本是一个思维回路很奇怪的人。
他有天赋,有能力,却不能融入团队。
从训练营起方士谦就在偷偷观察他,他很好奇一个没有新秀墙的人究竟是什么样的。
渐渐那份好奇心转化为其他的什么东西。
如果问起来,他自己也不知道那是种怎样的感情。
一定要回答的话,「大概是朋友有余恋人未满?」
恋人?开什么玩笑。
治疗之神当时被自己的想法给戳到了笑点。

然而时过境迁,尽管退役还是默默关注着微草的方士谦,把王杰希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
他亲眼看着那个特殊天赋的孩子如何成长为一个可靠的前辈,又是如何牺牲自己的「荣耀」来换取微草战队的「荣耀」。
王杰希依旧是左眼大右眼小的长相,但躯体内的心已经成熟,也终于在人群众绽放出耀眼光芒。
熟悉的长相,陌生的人。
然而他是王杰希这个既定事实不会变。
这或许是方士谦想看到的,真正的魔术师。

方士谦把一块鸡肉塞进了王杰希嘴里,对方虽然有点尴尬但还是乖乖地嚼了起来。
对大盘鸡的喜爱没有随着时光流逝而消失,真是太好了。
"大眼。"
"恩?"
"一个人撑起微草,辛苦你了。"
方士谦像很多年以前对小王杰希做的那样,揉了揉他的脑袋。
显然长大了的微草队长并没有排斥这个动作。
"为了微草。"
他说。
然后从治疗之神的手里夺取筷子,自己吃起来。


为了微草,这份感情还是暂时不要说出来的好。
方士谦托腮看着他的小队长,这么想到。



END


写在后面:
这一篇写地非常隐晦和意识流,很多东西有可能看不懂(抱头)想贯穿的概念是:
①退役前因王杰希特殊而对他抱有好感的方神认为小魔术师还不够耀眼到可以表白。
②退役后的方神看着成长的微草队长,为了荣耀将表白咽回肚子里。
((((谁看得出来啊!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