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坑三千,年更五十

开坑三千,年更五十

 
   

[双鬼paro]无题(只是想写肉)

paro
设定来自之前看的一部BL漫名字有点长不记得了,有改动,不要在意细节(。


李轩收起左手握着的剑,散发着蓝光的剑刃在进入剑鞘之后,便隐匿了光芒。他口中念念有词,剑就消失在夜空之中。
拉住边上人的衣袖,李轩向对方轻轻笑了笑。
吴羽策甩掉拉着他袖管的手,独自径直往前走去。
"回去了。"
"好......阿策你稍微等一下。"
李轩捡起地上的两张符塞进上衣口袋里,拍拍手上的灰,便飞奔追上前方已走远的人。
这次他去握吴羽策的手,吴羽策没甩。
四周一片漆黑,也没有人烟,十指相扣的两只手却是黑夜中不可告人的甜蜜。
至少李轩这么觉得。

李轩生活在一个世代经商的家族,有一个严谨的父亲与一个未曾谋面的母亲,而身为独生子必须继承家族的企业。至此就像许多爱情故事男主角的设定,但李轩家又有些与众不同。
因为李家的另一个身份,是一个代号"虚空"的组织的成员家庭。这个组织的唯一目标就是除灵,而组成人员完全靠血缘关系来确定。因为只有身上留着鬼王之血的人们才能胜任斩杀恶灵的工作。
吴羽策也是这个组织的一员,但李轩至今仍不知道他的父母是谁,有没有什么亲戚,属于哪个家族。他只知道在高一的时候,主祭命两人组成一组,然后他这辈子都跟这个人分不开了。

两人在回到城内后松开握着的手,不快不慢地行走在人潮涌动的大街上。
今天恶灵的强大使得吴羽策很疲惫,李轩决定让他回去好好休息。
搭档之间亲密的接触或互通精气可以使双方的力量增强。
李轩受不了看他的人不舒服还硬撑。

"阿策你要是不那么倔会好一点。"
把吴羽策往床上压的时候,李轩突然说。
吴羽策懒得理他,摊开身体让李轩帮他把衣服给剥了。
李轩打量了一眼他修长的身材与因为力量使用过多而有些苍白的皮肤,在他心脏边缘印下轻轻一吻。
"主祭说你最近很虚弱,我给你补补好不好。"
吴羽策伸手把李轩贴在眼角的碎发捋到耳后,然后点了点头。

吴羽策是非常不容易接进的人,李轩对此深有感触。在刚开始搭档的半年里,除去训练和出任务,也就在主祭那里会看到他温和下来。吴羽策像一只警惕的豹子,你不靠近他他懒得动,你去妨碍他,他就会一口把你的脖子咬断。而在发现猎物时,他能以飞快的速度追赶上猎物,并给予致命一击。
即便有很多次失败,能在吴羽策眼中看见的,没有懊悔与感伤,只有倔强。

现在倔强的眼中有没有别的东西,李轩没有时间去把它看真切。
他正埋在吴羽策双腿间,舔咬他的性器。把对方最脆弱最敏感的部位吞进口中,用舌头舔抵着柱体上的纹路,牙齿小心地刺激铃口。他不知道警觉性高的吴羽策会不会有那么一点害怕这种举动,但他知道口中的性器因为自己的吞吐而涨大,勃起,并流出咸湿的液体。
吴羽策擅长忍耐,即便是做爱的时候也不会太过失态。即便他现在很舒服,仍是咬紧牙关不肯放出呻吟声,即便是最后射出的时候也没有开口。
释放出的液体被李轩咽下后,他吧嗒一下嘴巴,竖起拇指点了个赞。
吴羽策毫不犹豫地给他一脚。

在进入的时候,李轩忍不住去撬开吴羽策的嘴——因为忍耐嘴唇都快要被他咬破了。
吴羽策想扇个巴掌,随即被猛烈地顶了几下,然后就没有力气了。
这时候的李轩认为自己是人生赢家。
虽然结束后因为在浴室里没忍住又来一遍而被罚跪一个上午干脆面。
不过这是后话。


大概是TBC.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