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坑三千,年更五十

开坑三千,年更五十

 
   

跟你们说我哥就是有病没办法

其实从来不看双子神同人的我显得有些亚历山大,边写边羞耻到捂脸的那种(

把之前的脑洞整合了一下

写的乱七八糟

粉的像黑

其实是我有病(……

神话向 辈分的话 大概按照《神谱》来 

不过梦神的身份还是接受度比较广的那个版本 当然3000个太离谱了 就用约数好了()

还是觉得睡神是哥哥比较萌一点于是我觉得他是哥哥我不管

--------------------------------------


1

“塔纳托斯,你哥最近是不是有点神经不太正常了。”

某天下午,或者说深入地底的塔耳塔洛斯并没有下午,只是在他们自行定义的某个时间段,厄里斯坐在一块突兀的岩石上,边咬着一个苹果边问。

神,说到底都是一家人,所以他们在自己的称呼上需要注意区分,比如这里的“你哥”,不是摩墨斯摩洛斯或者革剌斯,更不可能是远在天空中的埃忒耳或是在冥河渡船的卡戎,因为塔纳托斯恰巧是最小的男性神祗,提到他们的时候,总要特别声明是你的哪个哥哥,但如果直接说你哥,那就是称呼他并不需要很多描述的孪生哥哥修普诺斯。

这是第二十二个了,塔纳托斯现在听到你哥连个字就嘴角抽搐。自从天界那儿闹了一出大戏,几乎每个路过他面前的神祗问候他时都要问候一句他哥,有些带着一丝质疑,更多的是惋惜,大家都觉得修普诺斯为了个女性被天界炒鱿鱼还直接扔下来真是太不值了,更有谣传的版本说从此睡神因为摔的太厉害长眠永远也醒不了了。

惋惜个鬼啊,人家现在过得好好的呢!老婆孩子一会儿全有了,生活幸福神生圆满,塔纳托斯觉得自己一点都不羡慕。

念在厄里斯怎么说也是长姐的份上,一向不屑于讨论这个话题的死神随便跟她聊了几句。

“我当然不是听信谣言的那派,”厄里斯保持着她一向神秘中带着一丝诱惑的神情,“但你不觉得奇怪么,海界宁芙那么多,修普诺斯之前也不认识几个,怎么就突然跟帕西提亚上演爱情惨剧了呢?”

说到这里厄里斯也觉得有些可惜,大地神族这里长得奇形怪状的神太多,尼克斯的子嗣又大部分是女神,兄弟里长相正常的也屈指可数,埃忒耳是天界空气没什么好指望的,剩下大概也就这对双子神比较受地下的女神欢迎。本来身为哥哥的睡神比弟弟要成熟那么一点,却不知道脑子哪里搭错突然跟海界宁芙好上还做了傻事,她们一众姐妹们都感觉瞬间失恋了……

塔纳托斯对此没什么态度:“我怎么知道,睡太多脑子糊了吧。”


2

他从小就觉得修普诺斯脑子糊了!

神祗是没有幼年形态的,比如他们的革剌斯哥哥,生出来就是一付帷幕之年的样子,但这不代表他们的心智没有幼年期。死神的长相虽然和睡神相差无几,小时候却过得截然不同。死神的神力对永生的神祗们当然毫无用处,只能装作很恐怖的样子吓吓心理年龄差不多大的小姐姐们;但他的小姐姐们各个都是恐怖系的,大家在塔耳塔洛斯更是都习以为常了。而且当时还是远古时期,地上的人类和其他的生物还未被创造出来,在众神看来死神的作用特别小。小死神的恐吓通常是失败的,他每次失望地回家,推开房门,就看到修普诺斯在睡觉。

神本不需要睡眠,不知为什么年轻的睡神的神力却非常强势,他并不擅长控制那个力量,几乎从出生就被自己的神力所束缚,睡得昏天黑地日月无光。

那时众神看到塔纳托斯的问候语大概就是“你哥又在睡啊。”

是啊他一直都在睡觉啊!能不能别问了。

塔纳托斯心里的小死神感到了冷落,非常不服气。


后来地上有了生物,死亡使生物们害怕至极,塔纳托斯感觉终于出了一口小时候被各种哥哥姐姐嘲笑的恶气。

修普诺斯也终于在某一天摆脱了睡眠的牢笼,睁开他金黄的眼眸。

……如果塔纳托斯那时能预见到他哥的脑回路的话,一定会希望他还是别醒来比较好。

因为他觉得在其他神祗眼中成熟稳重的修普诺斯,在人类心目中温柔而令人尊敬的睡神——

从头到尾都有病。

比如这次这件事吧,用尾巴想都不是什么好差事,虽然睡眠的力量很强大,你说能让宙斯睡一辈子呢还是能让他醒来不发现是有神在背后做手脚呢?就为了个认都不认识的女的?还是赠品?怎么想都没好处啊!别说睡神没尾巴想不到,呸。塔纳托斯在心中咒骂了一句,他一开始也觉得他哥经常无脑的干一些蠢事,后来才发现修普诺斯脑子里因果关系理得清楚着呢!

……他干这些事只是因为他无聊。

塔纳托斯觉得心好累,不想要这个神当他的双胞胎哥哥。


3

论修普诺斯的神生有多无聊。

自从他能控制自己的神力后,就不再像小时候那样整天昏睡了。一杯茶,一张椅子,能在他的罂粟花园里坐一天。

当然塔耳塔洛斯也没有一天的概念,准确的来说,只要没有其他神祗找他,他就能一直在那里坐下去。

时间对于永生的神来说确实没有什么,只是有时候塔纳托斯都觉得他坐的时间有些长了,似乎是他小时候睡多了,所以醒着的时候也能维持着睡着时一沉不变的状态,有时候会有他已经呆滞的错觉,但看看睡神的目光依旧清明,脑子依旧灵活。

茶不会多也不会少,喝完总会回复原样,一切都是无尽的。

塔纳托斯也坐,但坐不住,让他跟修普诺斯一样天天在那里喝茶的话,他宁愿选择死亡——如果他能的话。所以他经常抛弃他哥跟他的一群姐姐们出去游荡,特别是有了人类以后,更乐此不疲的亲自人间去收割有趣的灵魂,虽然其实都不用他挥手这些事情就能立马完成。

就像罂粟园里静坐的睡神从来都不花精力关心人类的睡眠问题。

身为双子的塔纳托斯有时候也看不懂他到底在想什么。

他似乎什么都不关心。


克罗诺斯被关进塔耳塔洛斯的牢笼后,年轻的宙斯代上位。奥林匹斯山改朝换代不是一次,神也一代代被他们创造出的人类影响,变得丑陋起来。但地下的这些古老神族还是维持着他们原来的样子,似乎一切都跟他们无关。

直到宙斯的神力跑来询问修普诺斯要不要去奥林匹斯山。

厄里斯是第一个站出来反对的,金苹果事件她至今还怀恨在心。其他几位长兄长姐也纷纷觉得奥林匹斯山上的神淫乱不堪,而且从辈分上来看修普诺斯比他们大上了好几轮,怎么能随随便便给别人打工。

睡神听取了他人的意见,然后不动声色的同意了宙斯的邀请。他收拾了个人物品,比如他的茶和罂粟田,顺手把他弟也打包带上去了。

塔纳托斯心想我了个大槽!!修普诺斯你自己去就好了还拉我一起是不是有病!!!然后他也没有拒绝就跟着去了。

现在想来在奥林匹斯山那阵子过得还算不错,英俊的双子神受到了各类女神和妖精的青睐,修普诺斯不太在意这些,塔纳托斯就愉悦的把她们全都收入囊中。当然他哥不是呆子,有时候也是会开玩笑的,比如问他姑娘那么多想娶哪个回家。塔纳托斯对每个女性都没有真正的感兴趣过,但还没等他考虑这个问题,他哥就被从天上扔下去结婚了。

无语的死神一边心想着修普诺斯你脑子能不能正常点!!!一边意思意思的收拾了他哥的茶和罂粟一起回了塔耳塔洛斯。

他对他嫂子没什么印象,修普诺斯对其虽然很温柔,他们之间也孕育过子嗣(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一下生了那么多),但真不像外界相传那样有什么爱情存在。后来帕西提亚觉得没劲就回海界去了,这点上塔纳托斯不能太有共鸣,他简直太懂!呆在修普诺斯身边有多没劲!

他甚至有冲动想拉着帕西提亚把他神生数亿万年的苦水倒一倒,但尽管如此,他还是很心疼他特别无趣脑回路还有点问题的哥哥会孤独终老(虽然也不会老),所以又数亿万年过去后双子神依旧如影随形。

小梦神们留在了塔耳塔洛斯,塔纳托斯这个当叔叔就天天带他们出去玩。以至于后来莫伊拉三姐妹看到小梦神们都频频摇头,命运啊,他们亲爹多么稳重,这些孩子怎么就那么浪呢。

修普诺斯倒觉得挺好的,否则梦神就是几个无聊的他的缩小版。

为了报答他弟对梦神的培育,有天在罂粟园里,他对在场的梦神们指了指身边的塔纳托斯,神情平静地开口道:

“叫妈妈。”

塔纳托斯抽动了一下嘴角,这个笑话真冷!

讲这种笑话的修普诺斯真有病!

没救了!


 
 
评论(4)
 
 
热度(58)